红运快三走势图开奖 > 都市小說 > 安之若素葉瀾成 > 章節目錄 第七卷:心悅君兮君不知第1492章 你誰啊
    安之素這句話說的云淡風輕,就像只是送出去一件普通的旗袍,不僅嚇到了林初,也嚇到了周圍其他人。

    識貨的都知道這件旗袍真正的價值不在它的款式和寓意,也不在于出自安之素親手,而在于上面的刺繡,那可是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代表啊,其價值根本就不是‘貴重’二字能涵蓋的。

    這就是為什么安之素的珍藏款旗袍,每一件都令人趨之若鶩的真正原因。

    如此價值連城的東西,安之素說話間就送出去了,這是得多喜歡林初啊。

    安之素無疑是在向大家傳遞自己對林初很滿意的信息,同時她的態度也側面體現出了夏寧的態度,若夏寧不滿意林初,安之素絕不會把旗袍送給林初。

    這是天選之女嗎?

    眾人不免開始重新審視林初,再不敢用輕視的目光看她。

    “謝謝安姨?!彼征肷鈧倉厥竊詬殖踝雒孀?,自然感激的接下并道謝,還給了林初一個眼神。

    林初忙也道謝:“謝謝葉阿姨?!?br />
    安之素點點頭,對二人擺擺手:“你們去找大寶他們玩吧,不用陪著我們這群老的?!?br />
    將二人打發走之后,安之素問夏寧:“怎么樣,我夠姐妹吧?!?br />
    夏寧簡直想抱著安之素親一口:“太夠意思了?!?br />
    宋佳人羨慕嫉妒恨:“之素寶貝,我再也不是你最愛的寶寶了,那件旗袍我肖想了十幾年你都不給我,現在居然眼都不眨的給了林初,我嫉妒了?!?br />
    “那你就去嫉妒吧?!卑倉匾桓痹械撓鍥?。

    宋佳人嗷了聲:“我不管,等以后懷瑾有媳婦了,你也要送她一件?!?br />
    “要是這幾個小子人人有媳婦我都送一件,那我柜子的旗袍都不夠?!卑倉胤慫桓靄籽?。

    “懷瑾不一樣,他是你干兒子!”宋佳人強調道。

    安之素無語,只好道:“好了好了你別念叨我了,等懷瑾給我找到干媳婦再說?!?br />
    宋佳人得了安之素的承諾,立刻就跑去找夏懷瑾去了。讓她兒子先找個媳婦,從安之素手里騙一件旗袍,然后她再讓兒媳婦把旗袍孝敬給她,哦,簡直完美。

    對不起了干兒子,都是你媽逼我的。

    安之素默默在心里為夏懷瑾點蠟。

    另外一邊,蘇麟和林初已經跟小伙伴們匯合了,紀云起、江云錦和夏頌幾個大大小小的姑娘圍著林初轉,欣賞她身上的旗袍。

    “哇塞,聽說這件旗袍比我都大,太漂亮了吧,一點也不過時?!鄙蚰罹鏡?。

    “二嫂你身材好好啊,你的胸是怎么長這么大的?求方法!”楚楚羨慕死林初的好身材了。

    “胸大臀翹腰細,二哥你好幸福啊?!背淘靡參薇認勰攪殖醯納聿?。

    林初被三個小丫頭羨慕的臉紅。

    “你們三個小丫頭再這么調侃二嫂小心挨打?!苯平醭征肱伺?。

    此時蘇麟正瞇著眼睛看著三個小丫頭。

    沈念三人心肝一顫,一溜煙的跑走了。

    林初又被三個小丫頭的天真可愛逗笑,而她一笑就更美了。

    紀云起捂了捂心臟:“我的天,我感覺我要被二嫂掰彎了?!?br />
    “別胡說?!幣賭槳舶閹厴肀咦?,用人格魅力壓制小未婚妻那顆想變彎的心。

    “不行不行,慕安你趕緊親我一口?!奔馱破鸚枰桓鑫搶窗哺г甓男⌒母?。

    葉慕安直接給了她一個法式熱吻。

    眾人:……

    喂喂喂,大庭廣眾之下,注意影響啊。

    “三哥你屠狗啊,能不能給我們單身狗一條活路?”蘇意捂臉哀嚎。

    江云驥:“我覺得我現在應該能打贏三哥了?!?br />
    “加我一個?!苯平趿臉雋巳?。

    蘇意算了算,慫了:“不行啊,我們就三個,他們一群,打不過啊?!?br />
    江云驥:……

    江云錦:……

    他們就不該來看戲的,倒是有好戲看,可也被虐的不輕。

    “夏頌,云錦,好久不見?!貝蠹藝敵Φ氖焙?,蔣亦南走了過來,語氣熟稔的打招呼。

    夏頌有點不想理蔣亦南,只是淡淡的點了下頭,并沒有接她的話。

    江云錦就沒那么好的脾氣了,直接反問:“你誰???”

    一副我和你不熟,不要叫我小名的意思。

    蔣亦南的臉上頓時尷尬了幾分,她大概也沒有想到江云錦會這么直接。

    “呵呵,云錦,我是蔣亦南呀,你不記得了?”蔣亦南扯出一抹尷尬的笑說道。

    “蔣亦南?誰???”江云錦看向其他人:“你們認識嗎?”

    蘇意特別配合的搖頭:“跟你打招呼的,你都不認識我們哪兒認識?!?br />
    蔣亦南的臉色就更尷尬了,還多了幾分難堪,她的視線習慣性的看向蘇麟,可蘇麟的視線一直黏在林初身上,連余光都不肯分給她。

    她握緊了拳頭,周圍都是人,她再待在這里就是自取其辱,遂說了句‘抱歉打擾了’就走了,努力給別人留一個高傲的背影。

    江云錦切了聲:“還以為她長多大本事了呢,依舊是這副樣子?!?br />
    “無關緊要的人,何必拉低自己的身份?!畢乃倘傲司?,這也是她沒有搭理蔣亦南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就是,理她干什么,我們上去打牌吧,留下面也無聊,等會又不知道什么人跑過來打擾我們的興致?!彼找馓嵋櫚?。

    “沒意見?!苯平蹙偈衷尥?。

    “你們先去,我去應酬一會?!彼征牖溝昧粼諳旅嬤芐換?,不好直接離宴。

    “那我陪你?!繃殖踔鞫?。

    蘇麟頷首,帶著她去應酬了,其他人就一起上了樓。

    許多人都來和蘇麟打招呼,蘇麟應付的游刃有余,林初一直挽著他的胳膊,有太太小姐們和她說話的時候,她也是不卑不亢的,獲得了一片贊賞。

    夏寧遠遠的看在眼里,和蘇夜咬耳朵:“這個林初真不錯,怪不得奶奶總夸她?!?br />
    前兩天去了趟老宅,把這事跟蘇老太太說了,老太太高興壞了,一直夸林初。

    蘇夜也很滿意,他對兒媳婦沒啥要求,兒子喜歡就好了。

    “就是蔣亦南怎么在這個時候回來了?總覺得她不是個安分的?!畢哪鍥蛔?,不悅的蹙眉。

    蘇夜倒不擔心,說道:“只要他們倆情比金堅,別說一個前任,一百個前任也拆不散他們?!?br />
    夏寧覺得丈夫的話有道理,心里也就沒那么擔心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