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运快三走势图开奖 > 修真小說 > 冷艷總裁的超級狂兵 > 章節目錄 第1474章 沒文化,真可怕
    秦穆然看著眼前的白林海,眼中充滿了不屑。

    不客氣?怎么個不客氣法呢?

    秦穆然倒是想要知道,到底是誰給的他勇氣,敢這么跟自己說話。

    “你能把我怎么樣?”

    秦穆然直逼白林海,將白冰卿護在了身后。

    白家的眾人看著如此強勢的秦穆然,心猛然咯噔一聲。

    秦穆然的傳說,身為京城七大家族之一的白家怎么可能會不知道?

    都說秦穆然強勢,霸氣,一直以來都以為是傳聞,但是當親身感受過以后,他們才發現,秦穆然要比想象的還要難對付!

    “你真的以為我們白家是軟柿子隨你揉捏?”

    白林海臉色愈發的難看,陰沉的就好似現在的天空一般?;頤擅傻?,很壓抑。

    “我從不會以為是軟柿子才捏,一般都是捏過了以后,才清楚到底是不是軟柿子!”

    秦穆然不以為然,他感覺,這個白家家主的話也不是一般的多。

    難道白家就是憑借著一張嘴坐上七大家族的寶座的嗎?

    “大言不慚!我白家,也是有宗師坐鎮的,秦穆然,你真的以為沒人能夠治得了你了嗎?!”

    白林海大呵一聲,那聲音底氣十足,看似勝券在握。

    “宗師?呵呵,大可讓他來試試!”

    秦穆然隨意地拋了一句,便是不再搭理白林海。

    他將目光看向身手的白冰卿,用手擦了擦白冰卿嘴角的血水,臉上滿是疼愛地問道:“還疼嗎?”

    “疼!”

    白冰卿點點頭,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,這一巴掌,我不會讓你白挨的?!?br />
    秦穆然一臉寵愛地看著白冰卿,道。

    “穆然......不要太......”

    雖然在白冰卿的心里很是痛恨白家,但是這種打斷骨頭,筋還連著。就算白冰卿怎么不愿意承認,白冰卿終究還是白家的人。

    秦穆然知道,在這一刻,白冰卿心軟了。

    “我心里有數!”

    秦穆然點點頭。

    白家雖然在當年的那件事情里面有活躍的身影,可是畢竟這么久以來也沒有撕破臉,秦穆然沒有必要做出什么太讓人痛恨的事情。

    只要他們心里有點數,不要自討沒趣,秦穆然并不會多過分。

    “快,去請我白家的宗師!”

    白林海見秦穆然一副云淡風輕的樣子,再想到秦穆然的實力,瞬間感覺有些不妙,心里沒底。

    還是等到宗師來了,再將秦穆然解決,要不然,這里的這群人都不會是他的對手!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一人應聲而退,疾步向著白家的深處跑了過去。

    秦穆然站在大門口,陪著白冰卿,就這樣靜靜地等待著白家所謂的總是底蘊到來。

    “穆然,不會出事吧?白家的宗師聽說很厲害!非滅族大禍不會出來?!?br />
    看來白冰卿對于白家也是有些了解的,當聽到白林海要請白家的宗師過來,臉色頓時就變了。

    她有些擔心地看著秦穆然。

    雖然秦穆然的身手不錯,但是宗師是什么樣的人物??!

    那可是傳說能夠開宗立派的人物,這樣的大人物過來,試問當今世上又要幾個人能夠擋的住呢?

    “宗師而已,放心吧,他們還奈何不了我多少!”

    -->>

    秦穆然胸有成竹地說道。

    “穆然,這個時候你就不要鬧了!宗師是什么樣的存在,難以企及??!我怕你有危險!

    你快走!雖然今天我這樣,但是白家不會對我下手的,可你不一樣,等到那群宗師過來了,你就走不掉了!”

    白冰卿擔心起了秦穆然,拉著他,便是要向外面走。

    只是,白林海等人怎么可能讓白冰卿大鬧一場就這樣輕松地走了。

    那么他們白家的面子還往哪里擱?

    若是讓他們就這樣走了,躺在里面的白老太爺的棺材板怕是都要壓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想走?現在晚了!”

    白林??吹剿欽庋?,以為是心虛膽怯,心中笑意更甚。

    原來秦穆然你也有怕的時候??!

    今天說什么都要將你扣下,讓秦家給我白家一個交代!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一瞬間,早就將這里包圍的水泄不通的白家眾人,將唯一的退路都封鎖了起來,形成環繞之勢,將秦穆然和白冰卿擋在了中間。

    “糟了,現在可怎么辦!”

    白冰卿看到這個架勢,瞬間意識到了不好,臉上露出擔憂地神色。

    都怪自己,今天發什么瘋來找白家的麻煩。

    自己身處險境倒是沒有什么事情,可現在秦穆然為了?;ぷ約?,也被困在了這里,這可如何是好??!

    他可是自己好閨蜜的老公!秦穆然那要是出事了,白冰卿還就真的不知道該怎么跟陸傾城解釋。

    腦海里越想越是擔憂,瞬間,白冰卿急的都要哭了。

    就在白冰卿一籌莫展的時候,卻是感覺自己冰涼的手掌心中突然傳來一陣溫暖。

    白冰卿下意識地看向了秦穆然。

    只見秦穆然臉上依舊還是一副淡然的神色,投以她一個心安的目光。

    一瞬間,白冰卿感覺自己沒有那么的害怕了,甚至仿佛在這里,秦穆然才是主人!

    “誰說我想走了?”

    秦穆然冷哼一聲,有些不屑地看著周圍的百人。

    “你以為就憑著這一百個垃圾,能夠攔住我的路?”

    秦穆然毫不在意地說道。

    “大言不慚!一百人,就算是一人吐一口唾沫,都能夠淹死你!”

    一直沒有說話的白家二爺見秦穆然都這個時候了,還是那么一副囂張的姿態,氣憤地說道。

    “淹死我?你怕是太高看你們的唾沫了,你以為你們是誰?草泥馬嗎?”

    秦穆然笑了笑,白了白家二爺一眼。

    “混賬!你這小子,怎么說我也算是你的長輩,你竟然口出狂言辱罵我!”

    白家二爺怎么都沒有想到秦穆然的素質會這么低。

    這大庭廣眾之下,竟然直接說cao他媽的這種話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辱罵你了?”

    秦穆然聳了聳肩膀,表示這個鍋我不背。

    “你說要cao我媽!”

    白家二爺指著秦穆然,怒火中燒道。

    “我說的是草泥馬,又叫羊駝,知道嗎?誰沒事罵你??!罵你我都覺得是在侮辱我的智商!沒文化,真可怕,真不知道你小學是怎么畢業的!”

    秦穆然鄙視地說道。

    頓時,白家二爺的臉被秦穆然氣的漲得如同熟透了蝦米一般,差點一口氣上不來昏倒過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