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运快三走势图开奖 > 都市小說 > 命運在我手 > 章節目錄 第1015章,全部拿下!
    這句話,響徹在四夫人的行宮門前!

    偌大的行宮廣場,此刻已經躺了好幾個分家的特級護衛!

    此刻,陳永福跟前站在最后一個護衛,他躲在后面,目呲欲裂,恐懼的咆哮道:“狂妄狂妄!簡直太狂妄!老夫可是陳永福,是分家的四老爺,是執法堂的長老之一!你不過是陳氏本家一個沒有繼承家主之位的小兒,居然敢如此囂張!老夫定要治你一個大不敬的罪!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驟然,陳平一腳踹出!

    擋在陳永福跟前的那最后一名分家特級護衛,直接仰面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陳永?;肷硪徊?,低頭一看,發現那護衛的胸口部位,已經凹陷了下去。

    暴斃!

    這就是陳平隱藏的勢力!

    潛龍,終有翔天的一刻!

    很明顯,陳永福和分家的這些人,忤逆了陳平的逆鱗!

    對江婉不敬,對四媽五媽不敬,該殺!

    “你你你……你居然如此殘忍霸道,我一定要懲戒你!”陳永福此刻還強裝著鎮定,出言訓斥。

    結果!

    啪!

    陳平反手就是一巴掌抽了過去,寒聲道:“道歉!”

    陳永?;帕?,也怒了,吼道:“老夫絕對不會向一個外來的卑賤女子道歉,你陳平,也要為你剛才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!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陳平又是一巴掌抽了過去,這一巴掌,力道十足,直接抽的陳永福嘴里的牙齒脫落,滿口冒血!

    嗚嗚嗚!

    陳永福捂著自己的嘴,六十多了,從未如此被人欺壓過。

    向來,都是他欺壓別人。

    可是今日,他卻被一個剛回家且毫無勢力的小兒給打了!

    這傳出去,陳永福必定名譽掃地!

    “老夫絕對不會道歉!”陳永福嘴硬。

    陳平點頭,嘴角露出殘忍的冷笑,道:“既然如此,那我幫你道歉?!?br />
    說罷,他直接出腳!

    砰砰!

    陳平直接踢在陳永福的膝蓋上!

    咔嚓兩聲!

    瞬息間,陳永福就這樣直挺挺的跪在了地上!

    他年紀大了,膝蓋哪里經得起陳平這樣踢,當即就碎了!

    “啊啊??!”

    一聲聲慘叫,響徹整個四夫人的行宮門前!

    陳永福滿臉漲紅,額頭豆大的汗珠,跪在地上,捂著自己的膝蓋。

    怕是以后都站不起來了!

    “陳平小兒,你如此手段霸道,如此對待老夫,分家絕對不會放過你!宗正也絕對不會坐視不管的!你完了!包括你維護的那個野女人,也完了!”

    陳永福此刻跪在地上,嘴里冒血,渾身發抖的嘶吼著。

    陳平身后,江婉是美目中流轉著害怕之色。

    沈曼和俞婧慈則是不停的安慰這江婉,同時,她倆秀眉微蹙,完全沒想到,回來的第一天,平兒就如此的強勢。

    這就等于拆了分家的一根頂梁柱??!

    后果,不堪設想。

    可是,看陳平的面色和舉動,他似乎并不在意。

    此刻,陳平低眉,眼神冰冷,道:“還敢出言不遜!”

    啪啪!

    頓時,陳平左右開扇,整個門前響起了清脆的巴掌聲!

    十幾個巴掌下去,陳永福那張老臉已經腫的跟豬頭一樣了,滿嘴是血,牙齒盡數脫落,說話都聽不清楚了!

    慘不忍睹!

    恰在此時!

    一隊幾十人全副武裝的戰斗人員,穿著黑色的作戰服,帶著貝雷帽,踩著戰靴,發出踏踏踏密集的腳步聲,從遠處飛速趕來的幾輛黑色的凱迪拉克皮卡上跳了下來!

    他們一落地,就迅速的將這里包圍了!

    槍口一致對準了站著的陳平以及他身后的三個女人,和一些傭人!

    分家的鐵狼護衛隊!

    隸屬于分家宗正一脈!

    是維護分家宗正一脈的親衛!

    此刻,陳永??吹階約喊才諾暮笫指俠戳?,哈哈的慘笑了幾聲,兩眼睛冒出陰狠歹毒的目光,嗚嗚的說道:“陳平小兒,你死定了!敢如此對待老夫,老夫現在就算將你們全部擊斃,都沒事!族訓上,可是寫的清清楚楚的!”

    說罷,他在兩名鐵狼護衛的攙扶下站了起來。

    根本站立不住,全靠護衛架著他。

    “鐵狼護衛聽令,全部給我拿下,膽敢反抗,直接擊斃!”陳永福寒聲喝道,眼中滿是肆虐的殺意。

    他完全沒想到,陳平居然敢如此霸道的出手,將自己打成這樣!

    可惡!

    自己要是不弄死他,就顏面掃地了!

    陳平眉頭緊蹙,盯著那舉著槍的鐵狼護衛對,眼中滿是殺意,寒聲道:“你們敢將槍口對著我?”

    那些鐵狼護衛隊,沒有任何的回應,依舊舉槍。

    陳永福哼笑了兩聲,道:“陳平小兒,他們可不是本家的人,是我分家宗正一脈的護衛,只會聽分家的命令!就算我現在讓他們殺了你,他們都會毫不猶豫的開槍!”

    陳平寒聲一笑,眼角陰桀如怒龍圓瞪,道:“好!我今天就站在呢,我倒要看看,誰敢開槍!”

    陳永福心中被激起了火氣,登時怒道:“你在激我?好好好!我陳永福今天就將你擊斃!”

    “所有人聽令,給我開槍,全部射殺!”

    陳永福已經被怒火沖昏了頭腦,此刻,他就想親眼見證這個狂妄小子的死亡!

    咔噠噠!

    瞬間,幾十個鐵狼護衛拉動保險栓,就要扣動扳機!

    驟然,此刻,一道咆哮的怒吼,響徹整個行宮的小廣??!

    “放肆!在我本家,欺我少主,當我本家無人嗎?!”

    蹬蹬蹬!

    密集的作戰靴踩踏地面的聲音!

    整個地面也跟著在微微顫抖!

    眾人循聲望去,就看到一個身穿綠色戰服,手提鋼槍,眼角有疤痕的剛毅男子,帶著四五十人的綠色戰裝護衛趕了過來!

    這男子,未佩戴頭盔,板寸頭,滿臉嚴肅和肅殺之色!

    一雙虎目,令人望著生畏!

    蹬蹬蹬!

    他身后,全員綠色戰裝的護衛,將鐵欄護衛全部反包圍,雙方立刻舉槍對峙!

    那男子穿過眾人,來到陳平跟前,直接立正敬禮道:“屬下第七野戰護衛隊隊長,黃浩忠,奉命前來護駕!”

    陳平點點頭,淡淡道:“處理一下?!?br />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跟著,那黃浩忠轉身,一臉的殺意,喝罵道:“媽的巴子!敢在本家的地界撒野,敢對少主不敬!全部給老子拿下!誰敢反抗,就地擊斃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