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运快三走势图开奖 > 其他小說 > 崩壞神話 > 章節目錄 第1021章
    白骨夫人凄冷一笑,淚滴劃過蒼老的臉頰,墜落在地面森森白骨上,淚珠碎了,她的心也早就碎了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放那個年輕人離開,但你必須留下來陪我,因為這是你欠我的。因為你,我必須永生永世留在這腐臭的山上,每天面對著無盡的尸體,永無寧日。我的容貌老了,我的心也老了。我很累,但卻不能休息,這都是拜你所賜,所以你必須補償我,我要你永遠陪伴我,否則我就自爆元神,與你同歸于??!”白骨夫人一臉的決絕之色,哽咽著說道。

    石仙臉色一驚,他知道白骨夫人的脾氣,急忙說道:“你別這么極端,我陪你,只要你讓那個年輕人離開,我可以陪你一輩子!”

    白骨夫人冰冷一笑,點頭道:“好,我這就解開陣法放他離開?!?br />
    寧哲站的遠,也聽不清石仙和白骨夫人在說什么。此刻見白骨夫人望著自己,寧哲還向她招了招手,咧嘴笑著,樣子很傻。

    就在寧哲傻笑時,他的身體突然不受控制的飄了起來。這時石仙沖著這邊喊道:“寧哲,你自己去神魔葬谷吧,前路兇險,一定要萬分小心,我不能再?;つ懔?,這一路全靠你自己了?!?br />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會平安回來的!”寧哲大喊了一聲,他的身影便突然消失,出現在另一個地方。

    寧哲被瞬間轉移出白骨山,此時在他面前是一條流淌著黑水的河流。

    河水就像沸騰了一樣,河面上滾動著泡泡,散發著黑色的氣體。河面上有一條浮橋,連接著對岸,但因為有黑氣的阻擋,看不清對岸的景色。

    寧哲小心翼翼的走向浮橋,在橋上行至一半的時候,河面上突然升騰起黑色的濃霧,彌漫了寧哲的視線。寧哲想要騰空飛起,但他剛運轉真氣,便感覺體內那股劇毒蠢蠢欲動起來。

    寧哲心里一驚,得知這黑色的河水能夠刺激體內的劇毒。因此寧哲便不敢再運轉真氣,只能試探著向前走。

    好在這一路還算順暢,平安的走到對岸。

    來到對岸,才看清這里的景色。這是一處極大的山谷,四面環繞著山峰,山谷中到處都是黑霧,看不見遠處的景色。

    “看來這里就是神魔葬谷了?!蹦蔦止玖艘簧?,繼續向前行走,他隱約見到前面有一個身影,便警惕起來,放緩腳步,收斂起氣息,悄悄前行。

    漸漸的靠近前面的身影,寧哲發現是一個女人的背影。

    她穿著一身彩色的裙子,裙子后面印著一個鳳凰展翅的圖案,她走路的時候還伴隨著鈴鐺響,寧哲向下看去,發現是她的兩個腳踝分別掛著一對鈴鐺。

    “看背影應該是年紀不大的小姑娘,身材也不錯。能來這地方的都不是一般人,我得小心點了?!蹦蕓醋排說謀秤?,思考著。

    “??!”女人突然嬌呼一聲,身體像是被什么東西彈飛了一樣,一下子撞擊在寧哲的身上。

    她又是一聲驚呼,因為她根本就沒發現身后有人。她此刻迅速閃到一旁,轉過身看著寧哲,露出一副驚魂未定的樣子。

    寧哲看清她的樣貌,這是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女,五官精致,長相甜美,尤其是她一雙黑亮黑亮的大眼睛,眼睛里閃耀著智慧的光輝,又敏銳,又細致,讓你幾乎覺得她有妖法。

    “你是誰?”寧哲和這個少女異口同聲的說道。

    少女此時身上臟兮兮的,全是泥土,像是在泥土里翻滾過似的,臉上也有些泥漬,顯得挺可愛的。她眨了眨眼,撓了撓耳朵,說道:“我叫白千絡,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是寧哲?!蹦薌虻サ乃檔?,他不想和這個陌生的姑娘透露太多。

    白千絡注視著寧哲,眼睛一眨不眨的似乎發現了什么,看得寧哲很不自在,渾身都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你看什么呢?”寧哲問道。

    白千絡走了過來,像狗一樣伸著鼻子在寧哲的身上嗅了嗅,隨即驚呼一聲,立刻跳到一旁,指著寧哲臉色驚恐的說道:“你究竟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寧哲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,說道:“我都說了啊,我叫寧哲。你這一驚一乍的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白千絡皺著小鼻子,說道:“你絕對不是普通人,我還是離你遠點吧?!彼低?,她便轉身向著另一個方向走去,一邊走還一邊嘟囔著:“到底在哪里呢,我剛剛明明探查到寶貝的氣息了?!?br />
    寧哲聽到了白千絡說的話,自語著:“看來她跟北宮楚一樣是來這里尋寶的,白千絡,挺好聽的名字,白千絡……”

    寧哲一邊走一邊嘀咕著白千絡的名字,突然想起《百神功》里面記載的關于十大世家的事情,忍不住驚呼道:“難道這個白千絡也是十大世家的人?”

    白家,實力在十大世家中排名第六,白家人擅長煉丹制藥,據說其家族祖先白山瑤飛升仙界成為了醫仙。

    “這神魔葬谷不是一般人能來的地方,看來她就是十大世家中白家的人,要是能夠與白家交往就好了?!蹦莧绱訟胱?,因為白家人心地善良,廣濟世人,醫術高超。

    “她剛才嗅了一下我身上的氣息就跑了,看來是發現我體內的劇毒,白家人的醫術果然高超?!畢氳醬舜?,寧哲便追了過去,開口喊道:“白姑娘,你等等,我有話要對你說?!?br />
    白千絡回過頭,不知什么時候帶上了面罩,寧哲看到對方如此防備自己,也是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寧哲走到白千絡身邊,說道:“想必剛剛白姑娘已經看出來我體內的劇毒。其實我來這里就是為了解毒的,還不知道自己能活多久?!?br />
    寧哲故意這么說,因為他知道白家人都很善良,他就是想引起白千絡的同情心好和她交往。

    白千絡的眼睛骨碌碌一轉,她臉上的面罩只露出了眼鼻口,也看不出她現在什么表情,看著寧哲,她淡淡的笑道:“你這人太狡猾,你以為我不知道你中的是七彩玄光之毒嗎?普天之下,沒有任何人能夠中此毒而存活的,這說明你的來歷不一般,你也不用和我套近乎。對于你身上的毒,我也是無能為力。實話和你說吧,我不想和你這樣奇怪的人交往?!?br />
    寧哲耍小聰明想和人家套近乎,沒想到他的想法被人家這么直接的戳破了。寧哲尷尬極了,不好意思的說道:“是我自作聰明了,還是白姑娘冰雪聰明。既然如此,我就把我的經歷都和你說了吧,不過你不必擔心,我對你沒有惡意。因為我已經是萬法境界的修者了,要是想傷害的話我早就動手了。我就是想結交你們白家,因為我知道你們白家是十大世家中最善良的家族?!?br />
    這一次寧哲表現的很誠懇,將自己這一路的經歷都和白千絡說了。白千絡聽了后便摘下了面罩,她現在的表情別提有多逗了,鼓著小嘴,瞪著眼睛,鼻子還一鼓一鼓的,耳朵也跟著動,把寧哲都看呆了。

    “你這表情是什么意思?”寧哲疑問道。

    白千絡露出一副不好意思的樣子,撓著頭說道:“讓你見笑了,我又出丑了。每次遇到不可思議的事我都會做出這個表情,聽了你的經歷我實在是太驚訝了。從古至今我只聽說過南宮仙子中了此毒沒有立即死去,雖然她活了下來,但最后依然是因為此毒而死。反倒是你,竟然能夠控制體內的劇毒,你這一次來神魔葬谷找毒神,一定會發生不可思議的事情,我感覺天下間要出大事了?!?br />
    說到最后,白千絡的表情也逐漸嚴肅了起來,并越來越凝重。

    寧哲才不管什么天下大事,他來這里找毒神就是為了得到一個答案。他現在露出一副好奇的樣子,向白千絡問道:“你們要找的寶貝到底是什么啊,北宮楚也來這里尋找寶貝,我很好奇所謂的寶貝究竟是什么?!?br />
    白千絡解釋道:“現在我們還沒有深入神魔葬谷,神魔葬谷的里面有許多的墳墓,那是埋葬神與魔的地方。而我要找的寶貝就是埋葬在這里其中一位古神的法寶,叫做鴻蒙極道?!?br />
    寧哲驚呼道:“那鴻蒙極道不是一本書嗎?”

    白千絡點頭道:“鴻蒙極道是一本奇書,更是一個神秘的法寶。據說有幸見過此書的人,都得到了他們想要的東西。我來這里,就是為了找到這本書,得到能夠克制所有疾病和劇毒的藥方?!?br />
    寧哲即驚訝又好奇地看著她,說道:“你來到這么兇險的地方就是為了得到一個治百病的藥方?”

    “是啊,這是我爺爺吩咐我做的,我自己也想成為一個無病不治無毒不解的醫圣,我的夢想就是成為像祖先一樣受人們愛戴并尊敬的醫仙?!卑濁縊制椒旁諦「股?,一臉誠懇的說道。

    寧哲由衷的稱贊道:“現在我徹底的相信了,你們白家的人都是心地善良救苦救難的活菩薩?!?br />
    “寧大哥,聽了你的故事后才知道你的經歷是這么曲折。我雖然才十六歲,但對于這里我比你了解的多。既然你不是壞人,那我們一起走吧,路上我還要聽關于你的故事?!卑濁綹紗啻蠓?,之前害怕寧哲是因為寧哲身上的劇毒,而現在與寧哲無話不說,就是因為寧哲不是壞人。

    寧哲也很喜歡這個長相甜美的小妹妹,便跟著她一起向前走去,講述著自己曾經經歷的一些趣事。

    二人一邊走一邊聊,時間過得很快。轉眼間又到了晚上,本來這里就被黑霧覆蓋,天一黑就更什么都看不到了。

    不得已二人只能停下來,等待明日天亮再繼續前行。

    “寧大哥,你在什么地方呢?現在伸手不見五指,什么都看不到?!卑濁繾詘紀共黃降耐戀厴?,詢問道。

    寧哲伸手探了探,摸到白千絡的肩膀,然后迅速把手縮了回來,說道:“我就在你旁邊啊,你來這里多少天了,這里的夜晚這么黑,你自己不怕嗎?”

    白千絡說道:“我都忘記來到這里具體的時間了,大概是六七天了吧。天這么黑,我當然害怕啊,到了晚上我的心就一直砰砰跳,嚇的我好久才能睡著,而且總做噩夢。更令人無奈的是這里面都沒有睡覺的地方,只能以天為被以地為床,弄得我全身都是土,像個小野人一樣?!?br />
    寧哲笑道:“你挺開朗的,這么小就敢一個人出來,你家人也真敢放你出來?!?br />
    白千絡無奈的說道:“其實我也不敢一個人來這里,是我爺爺逼迫我自己來的,他說我沒見過世面,必須出來鍛煉一番?!?br />
    “你這爺爺也真夠心大的,竟然讓你來這種地方鍛煉?!蹦芡櫚乃檔?。

    白千絡輕哼道:“可不是嘛,我爺爺有的時候可糊涂了?!?br />
    “千絡,今天白天忘記問你了,這神魔葬谷四面都是險山,你是怎么進來的?”寧哲問道。

    白千絡說道:“神魔葬谷的四周圍繞著四座險山,西邊是白骨山,就是寧大哥你來這里的必經之路。北邊是吞魔山,南邊是弒神山,東邊是往生山,往生山是我來這里必經的地方,好在我爺爺告訴了我出入往生山的辦法,所以我才能夠平安無恙的進入神魔葬谷?!?br />
    二人說著話,不知過了多久,白千絡就睡著了。寧哲閉上眼睛,回想著自己的經歷,來到這個世界已經兩年了,如今他已經二十五歲。

    這兩年,他從一個無業游民,變成了喪失理智的喪尸,現在又成為了修真界的一名修士,身份的多重轉變,使得他感覺自己似乎是活在夢中,如夢如幻,種種經歷,亦如在眼前。

    北雁南飛,秋去春來,那對生命永不枯竭的渴望,那綿延不絕繁衍生息的執著。南遷何妨,凜冽的秋風何懼?

    從北方到南方,這么遙遠的征途,可能他們要飛上一兩個月,或更長的時間。那是怎樣的執著,怎樣的癡戀,支撐著她,溫暖著她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