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运快三走势图开奖 > 都市小說 >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 > 章節目錄 第656章 阿時,好不好
    血蔓延的很快,緊跟著便染紅了那骨節分明的手指。

    只是,這平常干凈的手此刻可不干凈。

    手背,手腕,手指,全是劃痕。

    而那劃痕都是一根根鮮紅的口子,看著觸目驚心。

    但是,湛廉時就像沒感覺似的,臉上一點痛色都沒有。

    他看著林簾,看著這因為剛剛的一下而抬起頭的人。

    她眼睛睜大,看著他的手。

    那清澈的雙眼里倒映出他的影子,無比清晰。

    湛廉時突然覺得,一切的一切似乎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只要她眼里有他。

    林簾看著湛廉時的手,那因為用力過度而變形的手,她的心突然緊抽。

    她想起來,剛剛從上面滾下來,他就一直護著她。

    盡可能的不要她受傷。

    林簾眼睛突然澀痛。

    她低頭,不讓自己再看那手,不讓自己想起剛剛的一切。

    “放手?!?br />
    聲音堅定。

    他現在這么對她,為了什么?

    林簾不知道,她只知道,她不想讓他這么做,不想自己欠她。

    即便,欠她的是他。

    但真的夠了,一切都在三年前的那一晚結束,那就徹底結束。

    她們不再有相干,不再是兩條相交的平行線。

    他有他的路,她有她的路。

    林簾抬頭,看著湛廉時,一字一頓,“請放手?!?br />
    湛廉時,我不再是愛你的那個林簾了,也不是你心里那個懂事的林簾。

    放手吧。

    湛廉時清楚的看見林簾眼中的光,那里面的光就好似解脫。

    好似,她真的要離他而去。

    一瞬間,湛廉時抓著林簾的手更緊,就好似要把林簾的手腕給掐斷。

    “想擺脫我,林簾,這輩子你都不可能?!?br />
    比之剛才更冷的聲音落進林簾耳里,林簾彎唇。

    她不再說話,但另一只垂著的手卻是伸起來,艱難的往湛廉時抓著她的手靠攏。

    湛廉時看見林簾的動作,那抓著樹的手指一根一根往上爬。

    他要更穩的抓住樹。

    可是,就在湛廉時動作的時候,林簾的手落在他抓著她手腕的拇指上,扳開。

    湛廉時的手下意識一松,他飛快抓住林簾的手掌。

    但,手掌怎么能抓穩?

    就像流沙,你握的越緊,它便流的越快。

    那纖細的手逐漸從湛廉時掌心脫落,一點點離開他的掌控,直至那干凈的指甲徹底離開他的指尖。

    湛廉時瞳孔瞬間收縮,手下意識去抓,可他抓到的是空氣。

    他眼睛里,林簾落下去。

    她看著他,臉上帶笑,那般安靜,那般溫柔,“湛廉時,我們就當從沒有見過,你是你,我是我,我們再無瓜葛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我想要這個孩子,他以后姓林,不姓湛,他跟湛家沒有任何關系,阿時,可以嗎?”

    “阿時,我就這一次不懂事,就這唯一的一次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好不好……

    好不好……

    這三個字就如萬箭,直射入心,湛廉時的心瞬間碎裂。

    好不好。

    不好。

    林簾,一點都不好。

    湛廉時的眼睛一瞬猩紅,里面的血色就好似黑暗,一瞬覆蓋這冷漠無情的眼眶。

    那抓了一手空氣的手掌握緊,而那抓著樹的手指卻是一點點松開。

    湛廉時看著那落入深淵的人,猛然跳了下去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