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运快三走势图开奖 > 穿越小說 > 貼身家丁 > 章節目錄 第2015章 精明如斯
    感謝‘一把火’兄弟紅包,為兄弟加更一章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林若山望著巴緹娜歡快的背影,向燕七擺擺手:“老大,真是泡妞高手啊。佩服,佩服?!?br />
    燕七道:“我啥也沒干,你怎么又開始佩服我了?”

    林若山道:“別裝了,你都說了:月上柳梢頭,人約黃昏后!這擺明了,就等天色黑了,你們約會,拉拉手,親個嘴,也不會被發現,再配上柔美的月光,如此浪漫之夜,拿下巴緹娜,還不是輕而易舉?!?br />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不等林若山說完。

    燕七一腳送給他:“滾犢子吧?!?br />
    “哎,好嘞,我先滾了?!?br />
    林若山遠遠的滾開:“我去找其他的突厥妞兒玩玩,那幾個女護衛不錯的,身材很好,很有異域風情!嘿嘿,看看我能不能來個月上柳梢頭,人約黃昏后?!?br />
    靠!

    這個臊包!

    燕七氣笑了。

    過不一會。

    巴塔親自出來迎接:“燕大人,有失遠迎,有失遠迎啊?!?br />
    巴塔紅光滿面,酒氣熏天。

    一看他這副樣子,就是喝了不少酒。

    燕七笑著拱手:“巴塔先生很開心啊?!?br />
    巴塔道:“哦,來了一位老友,我很開心,正在喝酒,促膝長談?!?br />
    燕七故意問:“想不到巴塔先生在京城還有老友呢,誰呀?!?br />
    巴塔道:“田賦?!?br />
    燕七故作吃驚:“原來是田賦啊,田賦可是商業奇才啊,更是八賢王身前的紅人,常年在突厥邊境做交易,為繁榮突厥與大華之間的貿易,立下了不少功勞呢?!?br />
    巴塔眼前一亮:“燕大人也知道田賦的名字?嘿嘿,我和田賦可是故交老友了呢?!?br />
    “而且,燕大人,實不相瞞,在我和朱坤做交易之間,我一直是與田賦做交易。我們之間的交易,做了十年了?!?br />
    燕七點點頭:“十年交易啊,那感情可謂深厚呀。那好,巴塔先生暫且與田賦先聊著,我就不打擾了,我先走了。日后,巴塔先生若有需要,就去找我,我隨時恭候?!?br />
    “燕大人請留步?!?br />
    巴塔急忙堵住燕七離開的路:“燕大人,既然來了,就和田賦認識一下,咱們一起喝酒,暢聊人生?!?br />
    燕七故作猶豫:“那不太好吧。田賦找你,一定是要談一些生意上的事情,我這么參與,可有背規矩,我還是走吧?!?br />
    “別走,燕大人,萬萬還請留步?!?br />
    看著燕七要走,巴塔很是著急。

    現

    在他是買方,田賦和燕七都是賣方。

    賣方越多,對于買方而言越有利。

    巴塔可是個人精。

    他巴不得田賦和燕七坐在一起。

    然后兩人相互砸價。

    砸的越狠,他越是占便宜。

    而且,巴塔很明白燕七和八賢王之間是個什么關系。

    兩人針尖對麥芒。

    田賦就是代表八賢王而來。

    換句話說,八賢王地位高,沒辦法親臨。

    田賦出場,就是八賢王的化身。

    巴塔是老江湖,他懂得真諦。

    真諦是什么?

    真諦在于,無論是田賦,還是燕七,都把自己視為掌上明珠。

    只要能和自己做成交易,那就是成績,就取得了功勞。

    巴塔明白這一點。

    所以,他必須利用八賢王與燕七鷸蚌相爭,最后讓他漁翁得利。

    巴塔道:“燕大人想多了,我和田賦就是聊一聊交情,聊一聊風花雪月,談一談美女撫琴,至于生意場上的事情,我現在一概不談?!?br />
    燕七聽了,心里冷笑。

    你會不談?

    這話真虛偽。

    你慫恿和我田賦坐在一起,不就是要我們競爭嗎?

    這就是變相的競標。

    我和田賦競標,你開心的要死。

    燕七才不怕這個呢。

    他故作蹙眉想了一陣:“那好吧,我就叨擾一下,巴塔先生,請!”

    “燕大人先請!”

    巴塔極為熱情,非要燕七先行。

    這模樣,似乎給足了燕七面子。

    燕七進了房間。

    一個胖墩墩,五十多歲的男子,坐在主位。

    吊梢眉。

    蛇眼!

    招風耳!

    五官很是特別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一雙蛇眼,無論看誰,都透著一種吞噬的威脅。

    旁邊站著兇神惡煞的保鏢。

    田賦看著燕七進來。

    頭不抬,眼不睜。

    坐在那里,紋絲不動。

    就好像,屁股抹了502膠水,粘在椅子上,再也站不起來似的。

    燕七見了,心里冷笑。

    真是搞笑,還在我面前擺譜?

    看來,這廝對我敵意滿滿呀。

    巴塔熱情如火,向田賦隆重介紹燕七:“田老板,這位是大名鼎鼎的大華副相燕七,想必你們認識吧?”

    田賦聞言,紋絲不動,如同釘子釘在椅子上,故意歪著頭想了一陣:

    “副相燕七?沒聽過,更不知道哪里來的鼎鼎大名!”

    “還有,巴塔先生,我們好好的喝酒,一訴衷腸,你讓外人進來干什么?影響了咱們之間的感情,巴塔老板,你還是把不不相干的人趕出去吧?!?br />
    燕七站在一邊,像是看小丑一般,看著裝叉的田賦。

    燕七知道,田賦就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說什么不認識自己。

    若是真不認識自己,他反而會很熱情。

    哪個商人,敢對大華副相如此無禮?

    擺明了,田賦是將自己當成了八賢王的代言人,故意向他挑釁。

    巴塔要的就是這般火藥味,向兩人哈哈大笑:“燕副相也是我的好朋友呢,我特意引薦,田老板,你們認識一下?!?br />
    田賦哼了一聲:“我可不想認識不相干的人,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認識我的?!?br />
    燕七笑容詭異:“沒關系,田老板有眼無珠,我眼高于頂,你我相互之間差著好幾個檔次,想認識也難呢?!?br />
    “你……你罵誰檔次低?”

    田賦大怒:“你罵誰有眼無珠?大龍,讓這個沒有禮數的人嘗嘗厲害,快,還不向他敬酒!”

    大龍就是田賦旁邊的保鏢。

    五大三粗!

    兇悍的很!

    大龍怒視燕七,不分青紅皂白,端起酒壇子,壇口朝向燕七。

    手心布滿內息,在酒壇子底上重重一扣。

    酒水似箭,向燕七噴來。

    這是要給燕七洗個酒水澡。

    而且,還不觸犯律法。

    燕七是什么身手,早有準備。

    移形換位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燕七飛開,手臂暴漲,抓著田賦的脖子,順手牽羊,將他按在自己剛才坐著的椅子上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酒水噴了田賦一臉。

    大龍懵了。

    他看了看眼前的田賦,再看看對面的燕七,驚詫不已:“哎呀,你剛才不還坐在這里嗎?什么時候跑到那里去了?你偷偷溜走了?”

    剛才,燕七的動作太快,他竟然沒有看清楚。

    六十度的女兒紅。

    酒水濃烈,辣的田賦睜不開眼睛。

    他痛的嗷嗷直叫:“我的眼睛,我的眼睛,快點給我清洗,快點呀,痛死我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貼身家丁聊天群:80378533,歡迎大家進群撩我。

    個人v心:shenxianlei002,想和紫微交個朋友,哈哈,想催更的,想鞭笞紫微的,只管用力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