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运快三走势图开奖 > 都市小說 > 全能高手秦墨 > 章節目錄 第1008章 跪出秦家
    秦子昂緩緩從臺階下來,站到了秦墨面前。

    身后的秦田、秦鳩和秦煌等人,復雜畏懼的看著秦墨。

    尤其秦煌,雙腿有些哆嗦,他低著頭,不敢面對他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真像一場夢?!鼻刈影盒ψ潘?,“我記得一年多以前,你還從這主樓之中,跪著走出了秦城,時隔一年多,你就又站在這里,把這秦城,攪得天翻地覆?!?br />
    秦墨淡淡道,“確實,我也感覺像一場夢?!?br />
    “打夠了嗎?”

    秦子昂突兀問,“秦墨,你現在已證明自己了,當初是我的錯,是我秦家不對,但你也證明自己了,一切也該結束了?!?br />
    “何況,你明白的,如果秦家全體都在這里,憑你秦墨現在體量,你連護城河都攻不破?!?br />
    秦墨看著秦子昂平靜的面容。

    他突然仰天大笑起來。

    秦子昂微微皺眉,冷冷看著他。

    秦墨停止了笑聲,好笑看著秦子昂,指著他說,“秦子昂,你現在瞧瞧?!?br />
    “我四街之人,已攻破你秦城,圍了你這秦城主樓,你到現在,還想保持秦家特有的尊嚴和驕傲嗎?”

    “是還放不下你秦家千古的名聲嗎?”

    突然,秦墨猛地沖到秦子昂面前。

    他一把將秦子昂拽在眼前,兩人臉貼著臉,幾乎近在咫尺!

    秦田、秦鳩,以及鷹眼營的人快速拔出武器,奉梟當即沖到這些人身前。

    哐當一聲巨響!

    一桿鮮血染紅的青龍戰戟立在當頭!

    奉梟也不說話,就漠然注視著這些人,安靜的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他也無需多說什么。

    光是他站在那里,便震懾了秦田眾人,他之前暴力殺老武神曹兵的畫面,人們還歷歷在目。

    一旁的秦煌,嚇得癱坐在地上,他身子都快蜷縮成個刺猬,瑟瑟發抖的抱頭蹲在原地,“放過我……放過我……”

    嘴里一直小聲碎碎念,然而人們壓根兒就沒注意他。

    一時間,兩方形成了對峙。

    響亮的巴掌聲,打破了此時對峙的寂靜。

    秦墨重重的巴掌,扇在秦子昂的臉上。

    “當初扇我,爽嗎?”秦墨笑著問道。

    秦子昂呸出一口鮮血來。

    一顆牙齒,伴隨著鮮血濃痰掉落在地。

    他憤怒而又憋屈的看著秦墨,握緊拳頭,整個人好像都憤怒的要爆炸了。

    可惜,他打不過秦墨……

    他現在的實力,真打不過秦墨。

    四大門神放在那里,都能被四街攻破,秦子昂這位代理家主,就有些不夠看的了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又是用力的一巴掌。

    秦墨對著秦子昂的臉,瘋狂扇了起來。

    他還記得,當初秦子昂抓著他的衣襟,就是這般重重的兩巴掌,扇在他臉上。

    周圍的人們,沉默的看著。

    沒有人敢在此時發話。

    人們都想著,既然已攻破秦城,何不給彼此留個體面,以彰顯自己的大度?

    但秦墨……又為什么要大度?

    當初,他被秦子昂逼得跪在地上;當初,秦子昂唾沫吐在他臉上;當初,秦子昂重重的扇他的臉;當初,這幫秦家之人看他如看猴子;當初,他們讓他跪著離開秦城!

    又憑什么……要讓今日的秦墨大度?

    抱歉,他就是小肚雞腸!

    那兩巴掌的位置,那吐沫吐在他臉上的位置,那些人……每一個人嘲笑的嘴臉,他都記得清清楚楚!

    “呸!”

    秦墨匯聚了一個大濃痰,猛地吐在秦子昂紅腫的臉頰上。

    秦子昂被秦墨兩巴掌扇的,腦袋都有些嗡嗡的了,他憤怒顫抖的看著秦墨,“我秦家不會……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“不會放過我是嘛?”又是一巴掌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“那你特么來??!”一巴掌再起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“你就是從小沒挨過毒打,現在什么場合,還跟我放狠話?”

    一波素質三連下來,秦子昂被打得完全說不出話來。

    他臉腫的像個豬頭,迷迷糊糊的低著頭,牙齒也被打下好幾顆,嘴角流出濃稠的血。

    秦墨將秦子昂扔在地上。

    他疲憊的打了個哈欠,踹開抱頭蹲在地上的秦煌,隨即坐在臺階上。

    “秦家族人,全部帶過來?!鼻嗇崦璧吹乃?。

    數千族人,被排成一排帶了過來。

    他們低頭站在原地,一個個頭也不敢抬,當初笑秦墨時的嘴臉,今夜卻奇怪的看不見了。

    “秦子昂,帶著你們秦家的人,就從這里,跪著走出秦城,我就放過你們?!鼻嗇?,“不然你們今天一個也別想活著離開?!?br />
    “你們跪著離開秦城,就可以滾蛋,留你們一條活路?!?br />
    “要不,你們就鐵骨錚錚,等著被屠城?!?br />
    秦子昂顫抖握緊拳頭,他踉蹌的從地上爬起來。

    昔日風光無比的秦家主,此刻卻狼狽不堪,他搖搖晃晃,連站也站不穩,顫抖的指著秦墨,“我秦家跪天跪地,也不會跪你這個雜種!”

    “一個孤兒,你老子的下場,以后就是你的下……”

    唰!

    龍寒劍猛地從夜空劃出。

    一道鋒利的劍芒而來!

    劍架在了他的脖子上,鋒利的劍芒劃開秦子昂的脖子,滲出新鮮的血。

    秦墨已然到了他身前,冰冷的凝視著他。

    “我要你死!”

    秦墨猛地舉起龍寒劍,朝著秦子昂斬去!

    就在這時,虛空突然扭曲!

    夜空陣陣干雷響起!

    涌動的虛空,發出點點星光,竟好似開辟了一個小世界,從那虛空中,走出一道模糊的人影。

    這虛影模樣,有些模糊。

    但秦墨縱使化成灰,也認得!

    秦家家主,秦明??!

    見到秦明出現,武審、孫齊天等人的身子都猛地一緊,下意識的就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秦家眾族人大喜。

    “秦家主??!”

    數千族人,當即彎腰而拜,這些人的腰板,立馬也直了。

    湛谷等人猛地皺起眉頭,緊張的看著。

    秦明漠然注視著秦墨。

    “放了他?!?br />
    語氣中帶著命令,不容置疑的命令!

    秦墨眨巴了下眼,他繞過秦子昂,走到秦明面前,摸了摸那個虛影,他手直接那穿過虛影,就像穿過了幻象一樣。

    “你真身呢?”秦墨小心翼翼的問。

    “放了他?!鼻孛饕讕殺淶鬧馗?。

    突然,秦墨這時做了個匪夷所思的舉動!

    他竟然脫了褲子,當眾沖著秦明虛影,就撒了一泡尿!

    人們徹底嚇壞了。

    武審等人嚇得冷汗都出來了,他們跪在地上頭低的更低了,瑟瑟發抖都不敢動彈。

    秦墨竟然沖秦明撒尿??!

    就連湛谷、奉梟等人,也都瞠目結舌。

    興奮的秦家族人們,笑容都凝固了,他們驚呆的看著眼前的一切,秦墨的舉動,徹底把所有人都給看傻了!

    秦墨抖了兩下,笑嘻嘻的提起褲子。

    秦明憤怒的已握緊拳頭。

    “老爺子,看你這樣子……你現在只能虛影過來傳話??!你好像打不到我呀?”

    秦明憋屈的咬著牙,“我若想殺你,隔著千里,也能取你性命!”

    “可惜,咱們現在隔著不止千里是不?”秦墨眨眼道。

    “秦墨,夠了??!”秦明怒喝。

    “你同為秦家之人,怎可如此?”

    “你若再敢犯秦城一步,縱使你逃到天涯海角,我也要殺你!”

    秦墨輕輕笑了笑。

    同為秦家人?

    搞笑!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……早在一年多以前,我的秦姓,就歸還你們秦家了?!?br />
    “老子叫秦墨?!?br />
    “但不是秦家的秦?!?br />
    “是秦墨的秦!”

    唰!

    冰冷的劍芒,刺入秦子昂的胸口,秦子昂猛地怔住身子,便軟綿綿倒在地上,一旁的秦煌,顫抖的爬過來,抱著他父親,失聲痛哭。

    秦明猛地僵滯了下。

    滔天的怒火散發出來!

    “秦墨……我一定要殺了你!”

    “我一定會殺了你??!”

    秦墨淡淡道,“好!秦明,我給你三天時間,我就在這秦城,等你三天,等你來殺我!”

    “好!好??!”

    “秦墨,三天之后,便是你的死期??!”

    虛影形成一道旋渦,消失了。

    秦家族人們僵硬的站在原地,他們看了看地上秦子昂的尸體,沒等秦墨說話,全都緩緩跪在了地上,朝著秦城北門,跪著而去。

    秦墨望著數千道跪著消失的身影,嘴角揚起一絲笑意。

    曾經何時,他就是這般跪著離開秦城。

    曾幾何時,秦明見到他,連看也不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曾幾何時,他還秦姓于秦家。

    這些昔日的恩怨,在今夜全部了結!

    如今,他不再是初來天隱市那個螻蟻。

    他就站在秦城主樓之上,昔日他跪著離開的地方,目睹著今夜數千秦家族人,跪出秦城!

    他們跪著走,膝蓋磨出血。

    他們發出齜牙咧嘴的痛苦喊聲。

    這些,都和當初的秦墨,如出一轍。

    他不再是秦家秦墨。

    他只是秦墨自己。

    他要給這個姓氏,賦予上自己的含義!

    看那連成一片跪著的而走的人??!

    時隔兩年,他終于為父親,討回了一切,將所有的恥辱,全部奉還給了秦家。

    奉梟等人都笑看著這滑稽的一幕。

    這個曾經欺壓過無數人的世家大族,也有今日的下場。

    這便是輪回!

    這便是報應!

    這……便是公道!

    “秦總組長,您真的要等秦明而來?”湛谷望著這些跪著遠去的人,小聲問道。

    秦墨瞥了他一眼,“等個雞毛,我又打不過,我耍耍他?!?/div>